新闻中心
兴发官网
>新闻中心>专题专栏>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方 向——瞻仰一大原会址与南湖红船有感

时间:2018-06-29 点击量:   【字体:

抚开朦胧的烟波,玉碎般空灵的清音穿透空间的叠嶂,让声音久久徘徊在江南明澈的天空。伴着这微雨婉歌,几穗稻谷,带着红色的基因,播种在江南微润的土膏。来年风乍起,吹醉了那饱食过稻香的镰刀,吹动了那淬炼过烈火的铁锤。风,传颂着,在江南听到的故事。

                                               ——题记

上海总叫人心生烦闷,这拥挤的富都,这繁华的城市,四下望去,一派单调与乏味的灰色,都是些毫无温度的钢铁森林。来到上海,第一个目的地不是十里洋场的外滩,不是熙熙攘攘的闹市,而是一个看似毫不起眼的市井小街。

也许会感到陌生,也许会感到疑惑,但倘若换一个称呼,你也许就豁然开朗:中共一大原会址!

九十多年前,夜色浸染,黑暗与寂静笼罩着中原大地。铁蹄与干戈,枪械与弹药。战火纷飞,生灵涂炭。整个天空自上而下都是毫无生气的灰色。岁月隐痛无声,只能将自己的眼泪糅进了江南的茫茫烟雨。

中国有幸,上海有幸。一股柔和的色流,染浸透这忧郁的灰色,霎时间,涡卷方圆的红色如百川入海,汇集到一个陌生但又熟悉的地方:望志路106号。十三颗星火从这开始,以燎原之势,点亮了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走进一大原会址,庄严肃穆的气息迎面而来,透露着近百年的变迁与风霜。虽说相隔近百年,但一切似乎历历在目,咫尺相距。历史典籍、人物肖像、古董文物,都将我们带入了历史旋转的涡流。每一件文物,似乎都在进行着缓缓的呼吸,与时光为伴,与岁月为友,他们似乎做着一个美梦,梦中满是辉煌,满是多年前那燎原的星火。

我们的眼睛到底能看多远呢?若是常人,或许并不能看出任何有关国运与前方的端倪。但他们,我们伟大的先驱们,却看到了整个中国的前方与未来。若整个中国像是人体中遍布的神经,那这些先驱们就是最为敏感的神经末梢,他们感受到的是中国在艰难国运中的细致入微的一浮一沉,一张一弛。于是他们风驰电掣地行动起来,鞠躬尽瘁,哪怕肝脑涂地,哪怕粉身碎骨,他们都要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来筑起我们民族新的长城。

但黑暗总是伴随着光明而存在的,黑暗中的一抹光亮引起了隐匿在阴暗中的走狗的注意。十三颗星火急剧闪烁,散发着强烈的光芒。会议被迫终止,一切又重回黑暗,但是光明却有了短暂的释放。

柔情的江南是块易碎的玻璃,只能受得起微风脉脉,细雨淋淋。之前的时光里江南岁月无恙、波澜不惊,在嘉兴,在南湖,亦是如此。

转行嘉兴,路途开始颠簸起来。远去了那冰冷的高楼大厦,我们和历史的距离又近了些。嘉兴就是这样,一进城就有一种古色古香的韵味。放眼望去:绿树、红花、芳草、清池,无疑是一派江南独特的水墨画。当时心想:现代与历史的距离有多远呢?好像不远——从上海到嘉兴而已。

来到嘉兴便直奔南湖,一大的新会址就在其中。听说当年十三位代表开会时,天空也是像今天这样点滴着酥酥细雨。当年景致,如今再现;前人的旗帜,后生的传承。怎能不叫人身临其境,心生敬意呢?

星火点缀,细雨朦胧,湖上氤氲的水雾仿佛娇柔的薄纱,笼罩起南湖曼妙的轮廓。烟雨蒙蒙,细雨连成的珠帘斜织起来,湖上的粉莲摇曳在清爽的凉风中,点点雨滴,溅落在碧透的莲叶上,无声破碎,琼珠碎却圆,无力流转的水珠缓缓滑下,散在池中,化作绿水的一部分。

我们撑起青伞,踏着湿滑的石板,沿着曲折的小路,前方围拥着一群人,却没有任何喧嚣,没有任何躁动。一艘小船静谧在这红尘仙境中,船身通体成深棕色,上面满是岁月斑驳的痕迹。这并不是风霜侵蚀的结果,这是无数人民的目光,在船身上印下痕迹的结果,每一道冰冷的痕迹都是几寸灼热的目光。狭窄的船舱,昏暗的空间,竟然可以释放出那么奇伟磅礴的能量,那足以震慑东洋、振兴中华的能量啊!

一叶扁舟,载起一国命运;几簇星火,燃遍九州大地。日月争光,风云际会。亿万苍生的点点希望汇集到这艘狭窄的小舟,船舷竟略微下沉,深深地嵌进了幽绿的湖水。我想:它也是有生命的。就像一大原会址里的文物一样,只是它承担起的责任太沉重,所处的环境太危险,所以它将自己的沉默淌作滴滴泪,便漫天纷飞,从它的过去一直点滴到它的未来,让江南添了几分秀气,惹了几许动人。雨露的恩泽,来自于江南,又回馈于江南,回馈于全国的人民。

烟雨江南,朦胧起几代人的眼眸,也朦胧起几代人前方的路。前方,是遥远,还是漫长?不管怎样,我们都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从国运的暮雪白头一直走到黑夜的天光乍破。我们的方向来源于脑中的理想、心中的使命、人民的嘱托。我们能走得多远,取决于我们选择的方向。以史为镜,方向没有错误。它遥遥地指着,世界光明的前方。

几蓑烟雨,溪边垂钓的老翁披着蓑,戴着笠,苍颜白发,正洋溢着灿烂的笑容给膝下的呱呱孙儿,讲述着过去峥嵘的红色岁月。而孙儿却早已入睡,美美地,静静地,做着一个红色的梦。

                                               ——后记

                                                 段立志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