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兴发官网
>新闻中心>员工风采

米拉多回程记

来源:拉美办事处   作者:王毅 时间:2018-11-30 点击量:   【字体:

三十五天后的11月28日,波音787巨大的机体在它那两双强而有力的宽大机翼带动下平缓的在基多苏克雷元帅国际机场落地了。通用发动机发出的撕裂声伴随着起落架轮胎与跑道的摩擦声相互交织,刺耳的声音钻进脑子里嗡嗡做响,耳膜似乎要鼓胀裂开了,我微闭着双眼强作镇定以平复心情。广播里荷兰皇家航空的机务人员用不太流利的中文播报:“您已到达瓜亚基尔!”旋即,又重新更正道:“您已到达基多国际机场,现在是当时时间下午15点35分,地面温度……”我的心瞬间从惊愕也转为了平静,舒缓了一下情绪,解开安全带,等待下机了。

二十二个小时的长途飞行,使得整个人精疲力竭眼神涣散,通体的血管都难以张开闭合了,好在精神面貌还是丰满的,只是嘴巴极渴,恨不得要一口气喝下一整瓶的矿泉水才罢休!宽大的机体正慢慢靠近停机坪,地勤工作人员已经在那里等待我们了。

等候下机的时间似乎有些绵长,我索性便没有起身,直直的坐在座位上,静等。周围有些老外已经急不可待的取下行李准备随时动身了,不知何故,此刻想起了春运。是呀,这趟旅程真是够累的了,谁还会愿意再多呆上一分钟呢?看了一眼时间,心里不经意计算了一下,想来,离开北京已经一天又五个小时了!祖国和亲人还在那片大陆,而我却在26个小时后与他们远隔数万里之遥在地球的另一端了。这期间的26个小时,我坐在波音飞机的机舱里穿越了欧亚大陆,飘过了广袤的大西洋,大西洋洋面上漂浮的朵朵白云的残迹还停留在我的脑海不曾远去,在盛行西风带的作用下它们会变幻出各种图形,成为各种异样的形状,不停的漂泊,它们时而急驰,时而舒缓,时而又颠簸震动,在太阳强烈的刺激下会蒸发消逝并再次凝结组合!有朝一日重新整装待发飘去那万里之遥,抑或会去往亚洲,去往中国―――我们心中那时时刻刻挂念的所在。那里有我们的亲人,抬头仰望之,那是我们共同见到过的朵朵棉絮般的思念!

时间急速向前,又退回拉伸,在眼前呈现出不一般的所在。把思绪拉回来时,机舱内的人头已经开始攒动起来,伴着窸窣的窃窃私语声,开始下机了。我已然重新开始驶向那未完成的使命―――米拉多!那里还有许许多多像我一样系着国家和亲人的海外游子,这份事业和责任让我们共聚在那里!那是一个待完成的梦,也是一个即将完成的梦!

多少年后,我不会忘记这次飞行。我还会想想米拉多,想起厄瓜多尔,那时,会是何种心绪呢?我心里十分确定,那是一种自豪,一种经历磨难和困苦后成功的喜悦者面带的那种从容和愉悦的心情!一个未完成的梦已然即刻完成,下一个梦在孕育的路上生根发芽,等待破茧而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